《我在北京当记者》epub+mobi+azw3小说Kindle电子书网盘下载

《我在北京当记者》epub+mobi+azw3小说Kindle电子书网盘下载-Kindle电子书_轻小说_ 网络小说_免费epub电子书下载网站

书摘

1999年秋天,因为我的报道得罪了不少权贵,满身伤痛的我被迫从羊城流浪到北京,在京城9年间,我多次被威胁恐吓、多次遭受过权贵部门的打击报复;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枉法裁决之后,我因为拒绝向那位诽谤我9年之久的邓世祥写道歉书又被北京朝阳法院“合法”地关入看守所……
但是,流浪京城9年间,最令我刻骨铭心的一次采访,就是2006年6月发生在新疆伊宁偏远小县城新源的一次历险……
“快把你的身份证拿出来,我得查查你的身份!告诉你,我们这是监狱,是国家的特殊单位,你以为你想来就来?!”
在一间普通的悬挂有“纪委办公室”牌子的办公室里,中等身材、披着警服的县级监狱农场纪委书记杨英明双眉直竖,怒目圆睁,一边双手拍打着桌子,一边满脸通红唾沫四溅地冲着我叫嚣着。
2006年6月7日。这一天,对于普通高中应届毕业生而言,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因为,这天正是全国高校统一招生考试的第一天;这一天,对于我这位特意从北京远道而来的流浪记者来说,更是特别的一天,因为我正通过合法途径了解一宗有关新源公安农场女职工合法权益的情况时,却遭到他们单位有关领导的百般责难!不仅如此,这位叫杨英明的农场纪委书记还带着人非法限定了我的人身自由,态度极为粗暴地对我进行恶言威胁。
2006年6月7日,北京时间下午3时刚过,其时我正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宁市新源县监狱农场办公大楼二层的纪委书记办公室里。窗外,葱郁笔直的白杨树在微风之中轻轻摇晃着,几只正伫立在窗前的小鸟被这突如其来的怒吼声吓得一阵扑棱,张开可怜的翅膀慌乱逃窜。几只胆大的则停在附近一棵白杨树冠上,探头探脑地向窗子里窥视,似乎想弄清这偏远安静的农场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也像窗外那群突然受到惊吓的鸟儿一样,吓了一跳!还有陪同我一起进来的那位政治处的丁科长也吃了一惊。幸好,此时为我带路的老钱刚刚被杨书记粗暴地驱逐到门外,要不,这位老实巴交的中年人肯定会被吓得大惊失色。
尽管平时采访时,我经常会遇到一些不欢迎或是害怕新闻记者的接待人员态度冷漠、恶劣、粗暴等,但那要么是一些目不识丁的人,要么是文化素质低下的人,要么是不知法不懂法的法盲,要么是知法犯法耍官僚作风的基层小官员。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此时此刻,我面前这位身着警服的人民警察、这位面前摆设着一大堆政治、党建和法律读物、看上去应该比一般老百姓更懂法的公安农场纪委书记,却会用这种态度来迎接我这位从北京来的客人。
我刚进门时,对方那种目空一切、不可一世的样子,早就令我心里不舒服,现在见他用这种粗俗而强硬的态度不问青红皂白地责问我,我自然不可能再沉默了。但是,理智令我尽量用平和的语气回答道:“杨书记,我早向丁科长声明过,我现在不是以新闻记者身份来了解情况,而是以报告文学作家的身份来采访——退一步而言,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位公民,我是受农场那些女职工的委托过来了解一下她们上访的有关情况,值得你这样大发雷霆吗?你为何这样指责我呢?现在丁科长还在这里,我并没有冒称哪家新闻单位来采访呀?我怎么又成为假记者了?”
“哼,你难道不知道采访规矩?你难道不知道我们这是什么单位吗?告诉你,我们这儿是监狱!我们这儿是专门关押犯人的地方!就是新华社、‘焦点访谈’和《人民日报》的记者来这儿,我们也不会接待!不管是谁,都得先通过我们上级领导批准才可以进门!你明白吗?”
尽管对方的嗓门愈来愈高,但我还是心平气和地回答他:“杨书记,我也做了十多年的政法记者,对新闻采访的一些规定当然清楚,但是,我此行并不是采访你们监狱里面的事,更不是犯人的生活情况,我只不过受人之托想来了解一下贵农场那些上访的女职工劳动关系的情况。你是警官,学的法律比我这百姓还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明文规定任何一个公民都有知情权,请问,我现在以一个公民的身份来了解情况也算违法吗?你能告知我到底违反了哪条法规呢?”
见我敢与他讲理,这位杨书记更加生气,他呼地站起来,猛地拍了一下桌子,高声冲我喝道:“你好大的胆子!你还敢狡辩?你马上给我老实交代,是谁让你来的?你为什么要管这些事?你今天来这儿,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见这位身着警服的纪委书记态度如此蛮横,我只好压低嗓门回敬道:“杨书记,你是一位人民警察,是执法者。咱们这儿既然是司法机关,你懂得的法律比我多呀!我只是来了解情况,又不是来闹事,你何必这样呢?你可以拒绝回答我的问题,可以不接待我,但你没有必要持这种态度!更没有权力审讯我呀!”
杨见状更火了!他用拳头又击了一下桌子,桌面上一只水杯差点跳起来。他冲我怒吼道:“你给我听清楚,现在是我在问你的话!你现在马上回答我的问话!你不能狡辩!快说,你到底是做什么的?快把你的身份证拿出来,我得先查清你这种人的真实身份!”
“你凭什么要查我的身份证?你有这个权力吗?”对方的狂妄令我有些忍无可忍,我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据理力争。他显然没有料到我敢这样反驳他,当即气得满脸通红,伸着两根指头,指着我叫道:“好!好!你有种,我看你有种……”说着说着,他气呼呼地抓起办公桌上的电话,冲着话筒叫了一声:“保卫科吗?你们马上过来一下,还有,叫上某某……”
听到对方打电话给保卫科,我想:对方还真要查我的身份了……那就顺其自然吧!反正,这个节骨眼儿上,这位杨书记是绝对不会让我轻易走出门的。这样一想,我反而平静地重新回到了座位上……
新疆的6月,气候温和,比远方的北京要凉快得多,窗外吹来的风,明显让人略感凉意。但这办公室里却显得火气十足,令人有些窒息。我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我的目光掠过气冲斗牛的杨书记背后,又落到窗外,以惺惺相惜的心态去寻觅刚才那几只受惊的小鸟,并努力搜索自己走进这座办公大楼前后的每一个细节,想想自己到底哪里做得不妥。
我是下午3时许,从离此不远的该农场老职工李仁林家出来,在本地市民老钱的带领下,步行五六分钟来到新源县监狱农场办公大楼的。这是一幢六层高的新建楼房,和四周稀疏的低矮职工民居相比,显得鹤立鸡群。
这里只是管理农场监狱部门的行政办公大楼,只不过是一般的机关单位,不是关押犯人的重地,再加上此地的偏僻,除了本场职工,平时很少有外人光顾此处。我进来时大门口冷冷清清,不见一个人影,连门卫都没有。因为在进来前我早就打听到有关人员办公室,所以和老钱来到二楼左拐的一间写着“政治处”的办公室。一位姓丁的科长正在看报纸,我敲门进去,说明了来意。对方听说我是从北京来的,连忙客气地让座,并要求我出示有关证件,我当即告诉他:我是一位报告文学作家,不是媒体记者,并将我的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的会员证递上前去。这位丁科长一听说我是为农场那一百多名女职工的事而来的,不由得挠了挠头皮,说:“我们欢迎你的监督,但那件事不是我管的,所以我不好说什么。这样吧,我带你去找我们的杨书记,此事一直是他在负责,你可以向他了解有关情况。”他说着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内部号码,说道:“北京来了一位记者,要了解那事的情况,我把他带到你那儿吧……”在得到对方的同意后,他就带着我和老钱出了办公室,来到楼梯间右手边一个门口上面悬挂有“纪委办公室”标牌的办公室里。一进门,对面一张办公桌前一位年约四十岁、面色黝黑、身着警服的警官一直盯着我们看。他阴沉着脸,虎视眈眈地直盯了我半天。直到丁科长把我的证件呈到他面前,简单介绍了我的情况和采访意图后,对方这才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眼皮都不抬一下。最后还是丁科长让我和老钱坐在靠门口边的一张沙发上。

 

本文链接:
Kindle电子书_轻小说_ 网络小说_免费epub电子书下载网站 » 《我在北京当记者》epub+mobi+azw3小说Kindle电子书网盘下载

发表评论